我在南方公园

。欧法

今日式沙雕
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的清明节,男孩跟着长辈去墓园扫墓,扫墓总是无趣的,他看到每次来总是站在三个碑前沉默的爷爷,好奇地挤进去看,两个墓碑的名字已经镀上了金色,一个还是灰落落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两个碑,是我弟弟和他的爱人的。”爷爷摸了摸男孩的头,“剩下的那个,是我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那是两个男孩子啊,为什么会被一起藏在我们家的墓园里啊?”男孩抬头看着爷爷,眼里有些不解,他从小就一直听大人说起二爷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 他眺目群山,又在男孩头上抚摸了一把,“因为他们是相爱的啊。”

评论

热度(3)